鬼神附体鬼神解梦辟邪网-算命最准的免费网站-周易八卦免费算命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59|回复: 0

鬼神附体

[复制链接]


6525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370
发表于 2018-4-27 11:01:2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mg>
史前,一场浩劫忽然降临到鬼神世界,不知名的域外飞魔入侵了这个世界,在长达几年的掠夺中,鬼神世界终于出现了一批可以和飞魔对抗的人,他们沟通了灵界,运用秘法创造了鬼神附体这一奇迹,在一世两界的共同努力下,域外飞魔摧枯拉朽之势终于被止住。
可是这些人的力量虽然能够保住剩下的土地不被侵略,但是离击退入侵者还远远不够,在众人快要绝望的时候,这群域外飞魔竟然主动撤退了,不过在撤退前,他们还做了一件惊为天人的事——他们准备将三洲中最大的中洲也带走。
那一日,所有飞魔都匍匐在中洲上,放眼望去,整个大陆上密密麻麻都是黑压压的飞魔,他们的锐爪有的深入地下,有的牢牢攥住植被,身后的翅膀有节奏的呼扇呼扇,一声尖锐的叫声过后,所有飞魔都拼尽全力扇动翅膀,紧接着一声裂天巨响,整个中洲竟然真的被群魔晃晃悠悠地剥离大海,一时间不知道多少小岛被淹没在大浪中,就连云洲和幂洲都晃荡起来。
拖着中洲的群魔们缓了缓,继续向天空飞着,鬼神世界所有的生命都似乎静了下来,无论是人还是动物都睁大了它们的双眼,看着这世界末日般的情景。天空中的乌云也聚拢起来,似乎想要阻止群魔将中洲带走,风也凛冽地哀号着,传递着鬼神世界无数生灵的悲伤。可这些依旧阻止不了群魔,眼看着中洲还有一小截就要完全消失在乌云中,忽然蓝紫色的闪电在云层中亮起,随之而来的轰轰雷声仿佛将天都要震塌下来。
像是枪声惊动了林子中的鸟,眨眼间遮天蔽日的飞魔就四散而逃,巨大的中洲失去了群魔的拉扯,像一块巨大的陨石直愣愣向海中坠去,陆地上还有密密麻麻被闪电击伤、击毙的飞魔,天崩地裂的声响惊得大海都泛起一圈圈无止尽的涟漪,很多中洲上本就受伤的飞魔更是被音波震得狂喷鲜血一命呜呼。
这一坠将中洲大半沉入了海底,而且远远偏离了原来的位置,破碎大陆的残骸和中洲原本绵延起伏的地势在海水中形成了暗礁海,从地势上首先阻隔了中洲和外界的交流;幸存下来的飞魔被一股隐隐的力量束缚着,在后代衍变中渐渐失去了飞跃云层的能力,而这时的中洲也完完全全沦陷为飞魔的巢穴,在后世被称作‘恶魔巢穴岛’。
在这场惊天巨变中,不但中洲脱离了人们的视线,就连海中的四座大岛也随着海水的浪潮越飘越远,谁也不知道它们飘向了何方,就像人们不知道中洲坠落何处。
剩下的云洲和幂洲在时间的流淌下抚平了浩劫的创伤,国体还保留完整的国家渐渐发展成重国和大国;而一些国破人亡的贵族残余则是张罗着复兴,一时间国与新国也如雨后春笋一般四处发芽。
世界进入生机勃勃的发展阶段后,接踵而至的便是战争和混乱,千年的时间让人们忘记了浩劫也忘记了团结,为了争夺资源大打出手的国家比比皆是,贵族也又开始趾高气昂地压迫平民,这一系列的无序导致了盗贼团、雇佣兵团和革命军的兴起,时间也渐渐进入混乱纪元。
混乱纪元中期,云洲一隅。
在一个叫酆城的小城市里,一支才起义两个月的革命军被前来镇压的帝国军队死死困在了城中,要不是他们顽强的抵抗震慑了对方的统帅,说不定早就被破城而入了。
可就算如此,弹尽粮绝的他们也已经走进穷途末路,帝国统帅似乎看出了这一点,几天下来也不再有所攻势,城外静悄悄的,仿佛驻军已退,城内也是寂静一片,没有食物的战士们只能依靠少说话少走动来保存体力。
夜幕悄悄降临,已经饿了三天的战士们都有些头重脚轻,在他们眼睛半开半合之际,城外忽然亮起的火光猛地揪起了他们半吊着的心。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城外的火光将整个内城晕染得通红,战士们从各自相望的脸上都能看到火光的跳动。
“怎么回事?”一个衣甲褴褛的将领对着遥遥跑来的守城官大声质问。
“不……不好了,他们……他们出动了附体师。”守城官战战兢兢,听完他这番话的众将士也是一脸骇然。
对付他们这区区两三千革命军,帝国竟然派出了附体师,难道他们觉得一万人将他们围在这个小城里还不够么?顾不得咒骂帝国的卑鄙无耻,将领对着身旁的副官问道:“我们的附体师呢?”
“只有七人,其中两人重伤两人轻伤,能完全发挥战斗力的只有三人。”副官苦涩的语气让在场所有人心中一沉。
“对方派出多少附体师?”虽然知道不可能,但将领还是将最后的希望寄托在敌人身上,这一问话也将所有人的心提到嗓子眼。
准备回答的守城官更是压力甚大,他感觉自己的嗓子眼都快冒烟了,这种冒烟的感觉是比断水后在烈日下暴晒更为强烈的,发出几声“咯咯”的怪异声响,他终于断断续续说出“两三百人”这些字样。
“轰”所有人的心又一下子落了下去,沉入深深的冰窖中。七人对两三百人,两千多人对一万人,他们唯一依仗的就是那尚算完整的城墙,这已经染满鲜血的城墙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忽然倒下,敌方也许不知道,可自己这边的战士却是一清二楚,也许一次冲击后,也许两次……
沉默蔓延开来,一个原本还有些生气的小城顿时死一般寂静,每一个人的耳边似乎都能听到城外火把上火苗跳动的声音,这些火苗似乎又像跳动在他们身上,将吞噬他们每一个人的生命。
“城里还有多少平民?”将领经过很久的思考终于再次发出声音,这一声将仿佛停止的时间打破,小城内又响起轻微的不知道哪发出的声音。
“三千两百人。”愣了一会儿,副官才清醒过来回答道。
“降吧。”说完这话的将领似乎失去了所有的力气,听到这话的战士们也像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这是以自己的死换取乡亲们的生,但是又有哪一个人能真正对着死亡毫无畏惧呢?又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傻子’!
“传令去吧。”像是死去很久的将领再度发话,“我对不起大家,但是大家能对不起乡亲们吗?”
守城官显然还没有从内心的挣扎中跳脱出来,茫然四顾,每一个战士的脸上也是失神的表情,每一个战士都在心中天人交战。
“去吧。”副官是第一个醒转的人,能当上将领的副官,他多少能了解将领的意思,耳濡目染的对局势有超出常人的把握。
副官开了个头,接二连三的有战士抬起头来,他们望着守城官的眼神都是一般的视死如归,这并不是说他们无畏勇敢,而是看到了死亡后内心的恬淡。
“是!”守城官在所有人目光中转身离开,有一种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慨然,然而事实也的的确确是这样。
“大家都整整衣甲,随我去城门口迎敌!”将领正了正头盔,当先走了出去。
副官紧随其后,他的头盔早在战斗中就被流矢击飞了,头上也留下了一道淤青的血痕,全身上下无不是血污泥污。
跟在副官之后的是两千战士,没受伤的搀扶着受伤的,每一个人都神色坚毅,虽然步伐凌乱,却意外的给人一种沉重感。
这一战革命军全灭,酆城内无一人生还,将士们的自我牺牲并没有唤起帝国军队的人性,他们愈发如此无畏生死,就让帝国上层觉得酆城里的人越有威胁,要是放任下去,谁又能保证十几年后不会再出现这么一支让人头疼的革命军呢?何况这种叛国之举不杀鸡儆猴,如何能稳定国家的政局?!
当然,帝国军队是不会泯灭人性地屠杀平民的,这些人都是被当做革命军同党杀死的!
————————————————————
时光飞逝,百年时间好似白驹过隙。
在原先是酆城的土地上,帝国重建了一座名为丰都的城市,这座城市是之前酆城的四倍大,帝国的丰都王迁居到此。
如今住在丰都的臣民们似乎完全不知道三百年前这片土地上发生过的血案,在帝国严苛的禁言令下,这一段历史被刻意抹去,除了在皇家封存的史书中能找到只字片语,酆城似乎根本不曾在这个世界上存在过。
而丰都城在历代丰都王的经营下早已不是贫瘠景象,一点点变得像它的名字一样——丰都,丰收之都。
丰都王传到如今已是第五代了,当代丰都王宸枫是当今皇帝的侄儿,在众多亲王中最为出众,就是与太子相比也不遑多让,深受皇帝喜爱。
宸枫公子为人亲和,又少年有成。据说他九岁就踏入练体大成的境界,十二岁炼神大成,十五岁就已经是附体师了,如今十八岁的他为了避免太子的猜忌当起了安乐王爷,虽然远离朝政,但是赏赐从未间断过。
如果硬要从如此完美的人身上找出一个缺点的话,那大概就是他在民间的风流美誉了。才年逾十八的王爷今年年初已迎娶了第十九房小妾了,而且这小妾竟然还是青楼贱籍,这件事到了现在也还是人们茶闲酒后的谈资。
这不,在一家酒楼里,一个小二模样的小厮正和几个相熟的客人吹牛打屁,话题的内容正是王爷纳妾这一段。
“话说那丰都王爷路过宁安街,被春风阁楼上的骚动吸引,那么一望……”小厮表情丰富,音调也抑扬顿挫,说得一众听客仿佛置身境内,他这么一停顿时牵起了众人求知的心。
“快说,那么一望看到什么了?”
“是啊,快说啊。”
“快说快说。”
小厮全然不理,慢条斯理地端起面前几个熟客桌上的酒碗小口嘬起来,看得几个问话的人又气又恼,还好有几个老客熟知小厮的脾性,出口解围道:“哈哈,让这浑小子蹭了这碗酒他就会说了。”
大家闻言都不由得笑了起来,觉得这小厮不但讲故事讲的有趣,行为举止也颇有意思,在酒楼里哪有小二敢如此喝客人的酒的,这家伙算是头一个了吧?
“好了,酒也喝了快接着说。”坐在小厮身边的一个熟客催促道。
“好嘞,”小厮放下酒碗抹了抹嘴,接着道:“那楼上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春风阁头牌清倌人如意小姐,你们可知道赏花楼如今为何改为春风阁么?”
小厮话锋一转,故作高深地对着身边一众听客神秘问道。
“恩?为什么?”众人自然不知,大家都是小老百姓哪去打听这些绯闻轶事。
“瞧你那模样,你知道?”
“哼哼,这位客官算是说对了,我还真知道。”小厮一脸得意洋洋,仿佛这是一件什么了不得的荣耀一般。
“哼,我不信,你一个跑堂小二哪去打听这些我们跑江湖都不知道的事。”一个人高马大的汉子卷着袖子一脸不屑。
“好,那我说给你们听听,”小厮被这大汉一脸不屑弄得气急败坏,在这酒楼一亩三分地他可是说书人的权威,何时被人这么质疑过?
众人看着小厮的表情又是大乐,见他急红了脖子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旁边的熟客不由宽慰道:“好了,你别跟那莽汉一般见识,慢慢说就是。”
“哼,”缓了缓气,小厮又投入到他的故事里,“你们可听过‘春风如意’这个词,赏花楼可不就是为了迎合这位清倌人才改的名字么。”
“对呀,我怎么没想到,春风如意,嗨,我一早就该想到的!”一个酸儒模样的年轻书生一拍脑袋一脸懊悔的样子。
大家看到这酸书生的样子有些同情,对小厮也更加崇拜了,他竟然比书生还有学问,小厮的身形瞬间在众人心里高达万丈。
“这个如意小姐真是生得国色天香,由不得春风阁不捧她,你们可知道春风阁里有个荷花塘?”
“恩,我去过一次,的确有的。”酒楼里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小厮这边聚来,有的搬了横凳坐着,有的就干脆站着,这时听他再度发问,人群中有去过春风阁的客人赶紧回道。
“你们知道这如意小姐刚来春风阁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小厮顿了顿,将神秘的气氛酝酿至顶点,整个酒楼的人都不觉屏住了呼吸等他说下去。“那荷花塘的鲤鱼在看到如意小姐经过时,被她容颜所摄,羞得躲到荷叶下不敢再见人了,这可不就是那什么鱼什么雁了么。”
“是沉鱼落雁。”酸书生好不容易逮到一个表现的机会,赶紧出言道。
“对,是沉鱼落雁。”小厮挠了挠脑袋似乎有些羞赧,大伙看到这浑小子还有如此模样又是一番大笑。
“然后呢?”
“啊,然后?哦,话说丰都王爷向上那么一望,正好看见如意小姐回眸一笑,王爷那是虎躯一震,仿佛失了魂一般啊。你们想,要是被那样的美人回眸一笑,是个男人不都得失了魂么?”小厮说着说着,连着自己带着众人都沉浸到自己的幻想中去了,仿佛如意小姐对着笑的那个人是自己。
“臭小子,你才多大,你懂男人在想什么么?况且你又什么时候见过人家如意小姐?说的好像真的一样。”不和谐的声调将大家从美梦中惊醒,大家都回头看这个说话之人,也给被包围重重的小厮让出一条缝隙正好对着来人。
本文来自小说《鬼神附体》第一章,关注小说可直接加入《我的书架》。
更多免费小说 点击《小说频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