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邪门的一些事称骨算命辟邪网-古老辟邪方法分享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98|回复: 0

很邪门的一些事

[复制链接]


6525

主题

1万

帖子

4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44372
发表于 2018-5-25 09:03: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讲之前先问一下大家一个问题:这世上最好的命是什么?
按照袁天罡的称骨算命说,最好的命是七两二钱,紫微星象,皇帝命。
不对。
首先,袁天罡的称骨算命,你把所有的满分项相加,只有七两一钱,并没有七两二钱。
其次,皇帝命也并不是最好的。
皇帝命都不是最好的,那什么才是?
诸位看官,且往下看吧。
这是去年九月的事情。
那天,我闲着没事,去一个画家朋友那边住几天。
这个画家是个骚客,不是文人,却有着文人的骚情,本身是青年才俊,仕途一帆风顺,却突然就去燕山山脉深处归隐了,做了一个隐士,成天画花画鸟画月亮,简直就是个神经病。
我大老远的去了那边,也不说给我整点儿梅酒,弄点儿烤肉,我们坐而论道,反而给我画了一个墨柱子,说是送我一轮新月,问我喜不喜欢?
我当时就肯定了,丫肯定病了,还病得不轻!
这病我能治。
很简单,揍一顿,就好了。
且说洒家揍完他,狠出了一口恶气,却又怕那厮报复,当下便卷了野果干饼,趁着那明晃晃儿的月亮地,大踏步往山下走。
走了三五里路,却觉得周围怪石嶙峋,杂树丛生,那山石林木都说不出的险恶。
待回头,却又怕被那厮耻笑,只往那背后望了望,却见那轮月光迷蒙,渐渐坠了下去。
这时候,便看见旁边有人朗声叫了一声:“天黑莫上山,夜半鬼藏人。施主,请了。”
我顿时大喜,叫声:“师父,救命!”,便望那老师父怀里猛钻。
老师父急退一步,急急说道:“施主请自重,贫道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好吧,最近看《水浒》看的有点儿走火入魔了,我们还是正常点儿。。
我当时从画家朋友处出来,半夜下山,迷了路,左右乱闯,正好撞到了一个高人家中,受邀住了下来。
大半夜的,两个人坐在院子里喝酒,看着秋风萧瑟,鸟鸣虫嘶,倒也来了兴致。
那高人多饮了几杯,也给我讲起了他的故事。
他说,自己非僧非道,算是一个隐士,天生亲佛近道的命,学什么,成什么。
少年风流,青年得名,中年大富大贵,名利双收后,转而研究佛道,不管是周易八卦,还是佛经义理,一学就会,一读就通,更兼铁口断金,敢言敢批,在京城闯下了好大的名声。
他最擅长的是称骨算命,尤其是给人起名,被誉为中国第一金口。
但是俗话说得好,淹死的都是会水的,他也因为算命太好,某个深夜给人批了一卦“龙蛇且浮沉,西南可称王”后,险些身陨。
用他的话说,这也是他的命数,活该家财散尽,之后他便隐姓埋名,对外说是被人接到了CQ,其实偷偷来了燕山,在这里隐居。
不过这燕山深处,安静倒是安静了,住久了也无聊,尤其是晓风残月,对酒当歌,也着实无聊。
那时候,也是这样一个月牙儿天,大山上突然赶来了一个人,一个很年轻的人,找他批一个命。
那是他这辈子见过的最好的命。
这个命好到什么程度呢?
老隐士感慨:都说命好的齐天了,但是这个命啊,要比天都好!
他当时正闲着也无聊,又煮了一壶老酒,索性邀请那人过来赏花、饮酒。
那人欣然过来,清淡一些诗词古文,倒也不是甚俗,让他不由高看了一看。
聊到兴处,高人就问那个年轻人,为何深夜匆匆来这燕山深处?
年轻人就说,自己初为人父,听说有一高人善起名称骨,隐居在此,故特意星夜奔来,想请高人给他女儿算一算。
高人便哈哈大笑,说我们月下饮酒也算是前世修来的缘分了,给你算算也罢。不过,这人的命,天注定,祸兮旦福,提前知道了也不一定是件好事。
你,你确定要算吗?
那人点点头,说:一定要算。
大师好奇,就问他何故?
那人说,自己家中早有说法,后人命格极为尊贵,但是他们家三代平淡无常,所以想看看,这极贵之人是否会应在自己女儿身上。
高人笑了,极贵之人?能贵到什么程度?莫非还能是紫微星相,真龙天子不成?
年轻人笑而不答。
高人更加好奇,就问他家中都出过什么异象?
年轻人说,他爷爷去世前,大旱三个月,去世前一天整整打了一夜天雷,只打雷,不见雨。等到临死那一刻,大雨倾盆,下了整整七天,水漫三尺,田地被淹无数。
但是在下葬时,坟墓中却没有存水,却从里面爬出来许多胳膊粗的青花大蛇,一共有九条。
隐士猛然一愣,这还真是上古异象,他从一本古书中见过,叫做“十万旱天雷,九龙驮天棺”,是赫赫有名的上古异象,这是要出圣人的征兆。
他也认真了,赶紧问,还有没有其他异象?
年轻人说,自己出生时,其母在溪水边洗衣服,看见一条红龙从溪水中爬了出来,朝她爬过来,连点了三下头,对她叫了三声。
隐士点点头:“红龙出水三点头”也是赫赫有名的吉兆,那三声是给人加持福运的,说明其后人贵不可言,这是提前给主母示好,龙既以红色示人,说明极贵之人为女。
高人说:既然这样,那我且给你算算吧!
年轻人却有些犹豫,说,还有一个更诡异的——
他说:孩子受孕当天,杭州突降大雪,我在雷峰塔观赏壁画时,突然看到一幅异象。
高人问:什么异象?
年轻人思索着,说:我当时突然觉得,天地猛然变色了,像是穿越到了一个古战场,有一个将军托着一个宝塔,骑着天马,后面跟着无数天兵天空,朝着我呼啸而来。
这时候,有什么东西猛然撞到了我身上,我就觉得眼前一黑,晕倒在地上……”
高人猛然站了起来:别说了,马上给我你的生辰八字!
那人排出了自己的八字,高人略看了看,说你骨重五两三钱,为青衣贵人,僧道门中近贵之人,而且八字纯阳,为天生的道君命。
他认真地说,你这是百年一遇的佛道根骨,如果你愿抛家舍业,潜心修道,不出三五十年,真的可以超凡入道。
年轻人却摇头,说家有弱妻幼女,若抛家舍业去修道,那与畜生何异?
那高人虽觉可惜,但是也暗暗佩服这年轻人的胸襟、气度,不过又想着这人虽然是大富大贵的命,但是距离那些天地异象还差得太远,难道是哪里不对吗?
他于是又问了一下其女的生辰八字,仔细排了一下,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觉得有些古怪。
他抬起头,问:“请问令嫒的尊姓大名?”
对方说:“生一。出生的生,一二的一。”
高人心里又是咯噔一下,赶紧问:“请问您的姓氏?”
那人答了一下。
高人才舒了一口气,说:“那就好,那就好,只要不姓那个姓就好。”
年轻人迟疑了一下,说:“女儿随母姓。”
高人猛然站了起来,死死盯住他:“她是不是姓X?!”
年轻人点点头:“对,是姓X。”
高人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久久没有站起来。
年轻人赶紧过去扶他,问他怎么了?
高人挥挥手,说没事,没事,只是令嫒的命理实在太过……太过奇特,让我吓了一跳。
年轻人赶紧问:大师,那我女儿……?
高人赶紧摆摆手,说,不是那个意思,令嫒的命理实在是太好了。老夫达官贵人看过无数,状元也好,宰相也好,都没有一个比你女儿命好的。
他举了一个例子,你知道称骨算命最高的是多少吗?
年轻人点点头:七两二。
高人说,大家都知道七两二是十代积善,紫微照命的皇帝命,其实你把整个称骨分值最高的累加,最高的也就是七两一,并没有七两二。
年轻人又问:那又是为何?
高人说:好多人以为,称骨就是生辰八字就够了,其实不对。现在袁天罡留下的称骨算命,已经不完整的,真正完整的,需要配合着人出生的时辰,受孕的时辰,以及姓名来看,这样才准确。
年轻人问:那我女儿……?
大师点点头:令嫒受孕在杭州,备孕在成都,出生在北京,龙气尽染。单独看生辰八字,也不见得有多好,但是和这些加在一起,就非常……非常……
他突然不敢往下说了。
他问:尊夫人肚脐处是否有红痣一枚?
年轻人点点头:是的,以前没有发现,怀孕后肚子大了,从里面凸出来才看到。
大师深深叹了一口气,说这才是真正的凰命啊,难怪会有九龙抬棺,朱雀结缘的异象。
年轻人不解,问:大师,我其实想问,为何我会在雷峰塔上看到众天兵?我其实一直担心,会不会我女儿是一个大妖?我其实这次来,是想求一个灵符等保佑她。
大师哈哈大笑:你以为她身后跟一帮人,就是追杀她吗?其实你换一个角度想,这帮天兵天将是护送她呢!
年轻人猛然一愣,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高人正色说:“老夫有一事相求。”
接着,他整了整衣襟,退后两步,郑重朝年轻人拜了一拜。
年轻人大吃一惊,赶紧上去劝阻,说问这是何故,岂不是折煞了自己?
大师坚持拜了三拜,才解释:这第一拜,是拜自己先前唐突了,险些错过一个天大的机缘;二拜是因为年轻人的胸襟,让他着实佩服;三拜是拜那刚出世的女孩,希望能结个善缘,日后希望能让她赐下一件东西。
年轻人双手扶起大师,说:只要幼女有的,大师尽管开口,只怕……
大师微笑了:放心,放心,我们凡夫俗子认为无比尊贵之物,在她看来,就如草芥一般。
接着,他回屋拿出一枚珍藏许久的虎牙赠给年轻人,说令嫒贵不可言,恐遭天妒,这是一枚五十年的白虎牙,至阳之物,让其好生佩戴,略压一压贵气。
年轻人接过虎牙,有些忐忑:大师,我女儿的命到底是……?
大师摇摇头说:令嫒之命贵不可言,哪怕说出来,都是一桩祸事。我只能说,七两二的命,并不是皇帝命,而皇帝命,也不是最好的命。
年轻人不解,问:那什么命才是最好的?
大师笑而不语,只是看了看天上的一轮明月。
年轻人仰头望着明月,似有所悟,终点了点头。
……
我问大师,后来呢?
大师说,后来,年轻人就下山了。
我又问:他后来又来过吗?
大师摇摇头:没有。
我问:那你就一直在这里?
大师点点头:我一直等他来找我,或者,她来找我。
我忍不住问:你为何告诉我这段故事?
大师定定地看着我:我想让你给她带一句话。
我惊讶了:什么话?
大师说:我当时拜了三拜,又舍尽家产在这里等她,就是想问她要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我想了20年,终于想明白了。
我说:可是我并不认识她,你好歹先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吧!
大师恭恭敬敬地合十说:她名字为X生一。
我笑了:这名字倒是好记。
大师也笑了,笑我不懂。
我问:这名字好在哪里?
大师叹息了,明显怪我不学无术,说:X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生生不息,是为阴阳。
他又忍不住叹息:这哪是人的名字,这分明是仙号啊!
我:……好吧,那你说说,需要我带什么话吧……
他恭恭敬敬地说:成仙路上,请天尊赐我半截残香。
我:……那个,如果我遇到她……
大师微笑了:放心吧,我早就算好了,你们两个不仅认识,而且有一段缘分,要不然我也不会留施主住下了。
我:不可能!我这辈子就没看见有这样奇怪名字的人!
大师微微一笑说:仙号自然不能轻易示人。她还有一个凡间名字,叫做XX。
我顿时脸色大变,忍不住叫出了声:——是她!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